异地高考方案


来源:常州家教网 日期:2013年01月20日 点击:1198次 分类家长课堂 上一篇赏识教育 下一篇中考状元的看家秘诀“三十...

虽然被称为“高考洼地”的北上广,为了赶上2012年初教育部门承诺的“年底之前”期限,都只能给出一个过渡性或框架性的方案,而较终的门槛究竟有多高、哪些外来孩子能够在几年之后受益,仍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。但是,现实中和网络上,一些有本地户籍的和外来孩子的父母们还在紧张忧虑,互相辩论,并向方案的制定者们施加着压力回想起来,“异地”从民间的吁请改变,到2012年底各省推出方案成为可以操作的现实,脚步快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2012年在上海,两大人群之间的利益冲突时时被上升到“文化”层面。本地人的“排外”、“小家子气”与外来务工人员的“*生”、“不良习惯”等话题,沉寂许久之后,又被高频提及,时常演变成充满怨怒、夹缠不清的民间口水仗。争吵的双方似乎都忘了,这座城市的义务教育阶段,已有50多万外来孩子在读,四成中小学学生没有本地户口,一二年级学生中外来子弟甚至*过了50%。

“压力太大了。无论北上广方案如何制定,恐怕都难免要挨骂!”上海的异地高考方案公布前,一位教育界人士苦笑。

“我也是外地人,但还是不希望有太多外来人和我的孩子挤占教育资源。”一个10年前通过人才引进渠道落户上海、孩子幼儿园在读的家长坦率说道。

2012年夏,我曾因采访走进闸北区第三中心小学。这是本地一所兴办了60年的老牌**学校,如今在校生里约半数是外来人口。一样的校服,一样天真可爱的笑脸和标准普通话,一样会在擦身而过时礼貌问候“老师好”,分不清什么外来本地、城里乡下。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告诉我,班上谁成绩较好,哪个同学关心集体,谁和谁是好朋友。

读三年级的小浩宇因为同桌是安徽人而在地图上找到安徽,还羡慕同桌“能回老家玩”没有父母辈的历史成见与心理隔阂,也没有那么多功利的、“文化”的计较。而那些外来孩子中,不少是从小就随父母生长在城市,乡村成了只在逢年过节才回去的遥远之地,即便短暂“